第五百九十一章 灵草
  楚河跟直播间的观众聊着天,突然看到了远处有着一男一女走了过来。
  两人手中都没有武器,楚河犹豫了一下,让他们走了过来。
  随着两人靠近,楚河走了过去。
  那名穿着灰色衣服的年轻男子看到楚河走过来,急忙开口:“道友,可有水?”
  道友?楚河的脸皮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撇了一眼这嘴唇已经裂痕的年轻男子,随后对郑蕾道:“老婆,那两瓶水过来。”
  楚河虽然不是圣人,不过这个时候,他知道这两个人肯定会纠缠不放,倒不如给他们一瓶水,让他们离开。
  这样不但可以在直播间的观众面前做做秀,维持一下自己帅气、善良的形象。
  郑蕾这时候从车上拿了两瓶矿泉水过来,递给了两人:“给!”
  张超和齐雯看到矿泉水,急忙接了过来,一边打开瓶盖,一边开口道:“感谢两位的大恩!”
  说着,两人疯狂的喝着手中的矿泉水。
  楚河见此,摇了摇头,开口道:“两位,我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
  说着,楚河回到车边,准备上车离开。
  不过就在此时,张超的声音突然响起:“道友,等一下!”
  楚河闻言,眉头一皱,转身看着他。
  张超这时候开口道:“道友,前面有人火拼,我刚从那边过来,建议你不要去那边。”
  火拼?楚河眉头一皱,沉声说道:“有什么宝物出现了吗?”
  嗯,张超有些惊讶看了一眼,随后开口道:“的确有宝物出现了,是一株散发出丝丝光芒的灵草。”
  灵草?楚河心中十分的不解,他怀疑这个侏罗纪世纪不是自己想象之中的那个。
  犹豫了一下,楚河决定过去看看,于是急忙上了车,让刘彤开车离开:“刘彤,走吧!”
  嗯,刘彤深深看了一眼两人,随后开着车离开了。
  张超默默看着楚河的房车离开,随后对齐雯道:“雯雯,我们走吧!”
  齐雯闻言,一脸不解道:“超哥,刚才为什么不求他收留我们,那家伙有车,肯定混的不错,跟着他安全很多!”
  嗯,张超闻言,微微点了点头,道:“跟着他,的确安全很多,不过你还不懂,他是不会收留我们这两个累赘的,我们走吧,前去前面那颗大树底下乘乘凉,幸好这边没有食肉恐龙,不然我们死定了。”
  齐雯虽然不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深深看了一眼楚河的房车之后,跟着张超前去前面的那颗大树下乘凉。
  而这个时候,房车上,郑蕾看了一眼楚河,忍不住开口道:“老公,前面这么危险,我们不如别去吧!”
  “没事,”楚河摇了摇头,道:“我这车可以防子弹,当然场面混乱的话,我就不下去了。”
  其实楚河知道自己的速度已经可以无视子弹了,不过场面混乱的话,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所以还是看定一点比较好。
  “主播,你不是有哪些什么基因液吗?干嘛不给你老婆一瓶?”
  “嘿嘿,楼上你懂啥,主播这只是逢场作戏而已,根本就不爱这郑蕾,怎么会给她基因液。”
  “不是吧!主播你好渣啊!”
  “呵呵,男人!”
  “渣男主播,取消关注了。”
  “主播,人在做,天在看,诚哥在天堂看着你。”
  “别提这个什么诚哥的,他也是渣男,活该被捅死。”
  额,楚河看到这些弹幕,有些无语,心想,开始自己的确是这样想的,不过这郑蕾居然是chu的,让他很尴尬,不知道该不该负责任。
  犹豫了一下,楚河兑换了一片一阶强化型基因液出来,递给了郑蕾:“老婆,喝下去吧!”
  郑蕾看着手中的基因液,一脸疑惑道:“老公,这是什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老婆,你别问了,好东西来的,直接喝吧!”
  嗯,郑蕾不疑有它,犹豫了一下,喝了下去,心想,最多被楚河作弄一下,自己今晚也作弄他一下。
  咦,郑蕾那瓶喝下一阶强化型基因液之后,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她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了。
  “老公,这是什么东西?”
  可以听得出,郑蕾的声音都带着一丝的颤抖。
  楚河闻言,看了刘彤,在郑蕾和耳边道:“基因液,其它的东西,你自己心领神会就好!”
  嗯,郑蕾看了一眼刘彤,随后看向楚河,脸上露出激动之色:“老公,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
  嗯,楚河笑着说道:“老婆,你是我的老婆,我不爱你,谁爱你?”
  咯咯,郑蕾掩嘴一笑,笑得很开心,在楚河耳边叽咕了几句。
  楚河闻言,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直播间的观众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无语:
  “主播,你别要以为这样就能过拜托你渣男的身份,我告诉你,没用的。”
  “楼上别这么激动,其实主播还好吧!起码舍得将基因液拿出来,这一点值得肯定,而且我们也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主播是渣男。”
  “额,这还需要什么狗屁证据?主播都不敢解释了,这就是铁证,主播是渣男,鉴定完毕!”
  “嗯,条理清晰,逻辑分明,主播的确是渣男,明明都是有老婆的人了,还去找女人,各位告辞了!”
  “啧啧,楼上我就不送了,我敢这样说,如果楼上不回来看,我就是傻逼,看个直播而已,不要叽叽歪歪这么多,主播不欠你的。”
  “就是,主播这也算冒险直播了,各位就不要胡乱开喷了。”
  “哼,我们水蓝星的人最恨的就是渣男,维护主播的相信都是渣男吧!”
  “楼上你这是什么神逻辑,我也很恨渣男,但是在没有十足的证据之下,各位都不要妄言,不然主播一怒之下,关掉直播怎么办?现在到哪里找这种直播?”
  “楼上说的没错,各位就不能为了大众着想,忍一忍吗?况且这个主播估计不是我们水蓝星的人,他做渣男,跟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直播间的众人看到这条弹幕,沉默了。
  楚河此刻撇了一眼弹幕,发现终于不吵,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没想到水蓝星的人对这些东西这么敏感,直接开喷。
  “主播,你还是解释一下吧!我们怎么说也送了你这么多礼物,真的想要知道答案。”
  “楼上说的没错,我们真的想要知道答应,不要说你不知道我们再说些啥?”
  “嘿嘿,如果主播敢装聋扮哑,我们再次爆发一次。”
  楚河看到这些弹幕,有些无语道:“各位,我不是渣男,只是看你们吵的这么厉害,不想说话,免得影响你们而已。”
  “额,主播你说话的底气都有点不足了,老实交代吧!我们会原谅你的。”
  “没错,老实说出来的话,我们会原谅你的。”
  楚河看到这些弹幕,心想,我信你们个鬼,如果自己承认,估计得被喷死,因此选择否认:“信不信由你们,我无话可说。”
  “老公,怎么了?”郑蕾看到楚河脸色变换了一下,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事,”楚河摇了摇头,道:“我在想一些事情而已,有些头痛而已。”
  郑蕾闻言,急忙开口:“老公,不如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好,”楚河微微点了点头,他虽然是假装头痛,不过他清楚,郑蕾的按摩手法不错,自己可以享受一下。
  郑蕾这时候马上给楚河的头部进行按摩,让直播间的观众异常的羡慕。
  “主播,你就好了,有这么一位大美女为你按摩,我现在头痛,只能自己按,无奈!”
  “楼上找你老婆帮你啊!看你的头像,你老婆也算是大美女啊!”
  “楼上的兄弟你懂啥,照骗照骗,你怕是没有听过,我的皮肤又粗糙又黑,都给拍成了小白脸,而且找我老婆按摩,我怕她把我的头拧下来。”
  “嘿嘿,楼上是一个充满故事的人,不过我有种预感,你要出事了。”
  “楼上你别乌鸦嘴,我慌得很呢!”
  “嘿嘿,楼上别怕,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就是你的老婆在直播间,也最多回去让你跪洗衣板而已,没事的。”
  “楼上你是魔鬼吗?别吓我,如果我老婆真的在这里,我就死定了,你们可以提前帮我叫救护车了。”
  “老公,你找死,快点给我滚回家,老娘今天就教你怎么做一个三从四德的好老公。”
  直播间的观众看到这条弹幕,开始还以为是恶作剧,不过看到发出这条弹幕的人那头像,他们知道,一场悲剧即将上演。
  楚河闭着眼睛,享受着郑蕾的按摩,根本错过了这精彩的一幕。
  刘彤这时候突然开口:“老板,已经到了!”
  楚河不用刘彤提醒,知道自己到了,毕竟这车子虽然隔音,不过他耳力非凡,依然可以听到枪声。
  楚河此刻看向不远处,发现两群人在火拼,地上已经有了十几具尸体了。
  看到这两帮借助树木的掩护在作战的人,楚河有些惊讶,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的轮回着进入了这座世界试炼。
  沉吟了了一会,楚河打算先静观其变,等情况明朗之后再说。
  不过让楚河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他的到来,这两帮人停止了战斗。
  这两帮人的领头看到楚河有车,当然忌惮,他们完成一些任务获得的积分只够他们换枪,汽车这种东西需要的积分太多了,他们根本换不了。
  能够拥有车的存在下来,两帮人的领头者当然是十分忌惮。
  刘彤这时候突然开口:“老板,他们好像停止了战斗,估计是因为我们出现的原因。”
  嗯,楚河微微点了点头,道:“好像是这样,我们先不要动,你千万不能下车,我们在这里看清楚情况再说。”
  外面有这么多人,而且手中都有枪械,楚河自己也不太敢冒险,免得不小心被打中了就不好。
  嗯,刘彤微微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不能下车。
  远处,那两帮人见楚河等人不下车,也不敢开枪,毕竟面对这等有车的存在,他们心里面没底,但是他们也知道,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各自拍了一人向着楚河的房车走去。
  这两个走过来的人都没有带着武器,估计他们也不想与楚河发生冲突。
  楚河见此,下了车,把车门关上,默默看着那两名走过来的男子:“两位请回吧!我只是好奇看一下而已,马上就走了!”
  那两名走过来的年轻男子听到楚河的话,愣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楚河见此,没有理会他们,回到了车上,对着刘彤道:“刘彤,我们走吧!”
  “是,老板,”虽然不解,不过刘彤还是开着车离开了这里。
  四周的人看到楚河居然离开了,都有点懵逼,他们本来以为楚河知道了灵草的消息,冲着灵草而来的。
  见楚河的车彻底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后,两帮人再次把目光看向了对方,不过此刻他们都没有马上动手,毕竟他们清楚,如果他们再这样打下去,都有可能会死,而且楚河是一个不确定因数,虽然已经离开,但是谁会知道他会不会打一个回马枪。
  此刻,一名光头魁梧男子沉声说道:“金毛,这灵草是我们发现的,我们可以给你们一点物资的补偿,这灵草归我们,如何?”
  “不如何,”对面那名领头的金发年轻男子摇了摇头,道:“这灵草是我的终极任务,不能给你,其实你应该将灵草让给我,等我完成了任务,得到的宝物,我可以分你们一半。”
  哈哈,光头魁梧这时候听到金发年轻男子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当然是傻子吗?这种事情你都说的出来,你会不会将宝物分给我们一半,你心里面应该有点数的。”
  哼,金发年轻男子这时候冷哼一声,道:“就是没得谈呢,看来我们又只能火拼了,不过那样的话,很容易被人捡便宜,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哼,光头魁梧男子这时候也冷哼一声,道:“是你该想清楚,这灵草是我们的人先发现的。”
  在两人吵架的时候,楚河已经悄悄的回到了附近,躲在一个小土坡之中,默默看着远处在吵架的两帮人。
  楚河打量了一下自己视线可以看得到的地方,发现根本看不到那株灵草,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