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97年春节
  荆州的街头很老旧,但却一点也不普通,这是一座古老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滨江城市。
  “禹划九州,始有荆州”。
  荆州建城史长达5000年,自古以来是荆楚文化的根脉所在,先后有20代楚国君主在此定都,长达411年。
  从“天下第一循吏”孙叔敖到明代万历首辅张居正,从荆州走出去的宰相达138位。从爱国诗人屈原到李白、杜甫,历史上有大批文人墨客曾在荆州吟诗作赋。
  荆州的文化底蕴深厚,是远近闻名的历史文化名城!
  走在荆州的街头上,许戈和曾梨走在前面,牵着手,曾雨走在后面,吃着糖葫芦,这是她的第二串了,手里还端着豆浆。
  许戈牵着曾梨的手,看着曾梨的眼睛,对曾梨道:
  “梨子,年后我要出第一张专辑了,你陪我拍个mv呗!”
  “啊———鸽子,我很想帮你,但是常妈不让我们大一大二去拍戏……”
  听到自己男朋友要出专辑,曾梨倒是没怎么惊奇,她知道自己男朋友很有才华,唱歌也很好听。
  但是一想到常妈,曾梨就顿时有点左右为难,一边是自己男朋友需要自己帮助,一边是学校的校规规定大一大二不可以出去拍戏,曾梨左右为难,恨不得这个时候会分身术,变两个自己!
  “可是,mv有吻戏,你也不想我和别人一起拍吧?”
  许戈听到曾梨的不确定,只好层层加码爆出来大瓜,然后摊了摊手,装作有点失望的说道。
  “啊!”
  听到有吻戏,曾梨果然急了,这可是她模样,可不能让别人占便宜了,于是脸红透露的曾梨望着许戈,轻声道:
  “那我试试吧!”
  曾梨倒是没想那么多,并不知道许戈在套路她。
  主要许戈不想亲自面对常丽老师,毕竟当年常丽老师很看好许戈,但是许戈想到中戏大一大二不可以出去拍戏,那不是浪费了2年时间嘛。
  最终报了北影,把常丽老师气得够呛,感叹道: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啊!
  让许戈去和老太太沟通,老太太还不得把许戈撕了!
  许戈就只好迂回一下,让曾梨去和常丽老师沟通。
  曾雨听到了许戈要出专辑,也不吃手里的糖葫芦了,眼睛放光说道:
  “姐夫,姐夫,你出专辑当了大歌星,一定不要忘记我了,就送我亿点点的签名和你的亲笔签名专辑就好了!
  可以卖好多小钱钱………”
  听到前半部分,许戈感觉得曾雨还好,最后等曾雨说完,许戈不禁脸一僵,要我签名专辑就是为了卖钱?
  望着曾雨财迷的样子,曾梨不禁脸一黑,扶额在内心感叹道:
  她这个妹妹算是没救了!
  三个人就这样走在路上,欢笑打闹着,好不热闹,太阳的光芒照在他们身上,这就是最好的年华。
  光阴似箭,时光如梭。
  一转眼,就到了除夕夜!
  这期间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就是许戈的同学陈昆在4号的时候过生日。
  许戈给他打去了电话,送上祝福,祝贺了陈昆生日快乐,陈昆也是很高兴,感激朋友的关心,然后和许戈聊了会天,就被他家人叫走了,匆匆挂断了电话。
  然后就是许爸许志国和许母汪秀清也早就回到了荆州老家,加上许戈的叔叔许志强和婶婶张红霞,和许戈的堂姐许妍,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老家吃年夜饭。
  许戈叔叔在荆州开了個比较大型的超市,婶婶是本地人,是个中学老师,一家人也算过的圆满,堂姐许妍也大学毕业了,正在准备考虑出国留学的事情。
  电视里在放着春晚。
  腊月三十,许戈跟着老爸贴了春联,贴完了自己家的,然后又开始帮曾梨家贴,之后被曾母热情的拉到了家里。
  之前许戈来曾梨家串门,曾母都不在家,在外面工作,所以也没碰到几次,这一次好不容易碰到在家,曾母哪还不到好好关心一下许戈。
  曾母很热情的招待了许戈,感谢许戈对曾梨的照顾,言语之间恨不得把许戈夸到天上去了。
  听到曾母的夸奖,许戈就一直傻笑,他也不好回话,频频给曾梨释放求救信号。
  那曾母要知道许戈和曾梨在谈朋友,那还得了,不得把许戈腿给他捶断!
  曾梨和曾雨也一直在憋笑,就看着许戈那一副傻笑,不知所措的样子,还在旁边嗑瓜子,看着电视,压根没把许戈求救的眼神放在眼里。
  曾母实在是太热情了,许戈有点受不了,在曾梨家待了好一会,就匆匆告辞,曾母还意犹未尽,叫许戈以后多关照曾梨,多来串门。
  落荒而逃的许戈的样子把曾梨逗得哈哈大笑,也不顾什么淑女形象。
  曾梨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她跟着妈妈,曾梨妈妈早年的时候是工人,后来转了管理岗位,工资水平也不低,不然也培养不起这么优秀的曾梨。
  曾梨的爸爸离婚之后,出国去了美国,在美国也打拼出了一些事业。
  这一年的春晚,是中央电视台的第15届晚会;
  晚会由赵忠祥、倪萍、程前、亚宁、朱军、周涛主持,袁德旺任该晚会导演。
  晚会包括香江回归相关题材节目。
  董文华唱响了《春天的故事》,孙国庆、彭羚等人唱起《公元1997》,为香江回归,献上自己的一片心意。
  魏积安、高秀敏的小品《柳暗花明》推出“中国猛男”一词。
  冯共此时还没有进军小品,他和搭档牛群,现在还是春晚最受期待的相声演员组合,表演的相声《两个人的世界》。
  那鹰演唱了《青青世界》,刘唤演唱了《手挽手心连心》,蔡明和郭达,郭东临合作的小品《过年》寓意也很不错。
  而之前最红的相声演员姜坤,演艺事业明显走了下坡路,表演的是相声《送你一支歌》。
  姜昆也就听从师爷侯宝林的建议,逐渐淡化出春晚的舞台,退居二线,把精力慢慢放在了相声体系研究的阶段。
  未来的小品王赵苯山,现在还没有登基,表演的是和范伟合作的《红高粱模特队》,让人印象深刻,开始正式出圈。
  今年的春晚给许戈最大印象就是也是这部作品,“猫步”让人开怀大笑。
  还有黄宏老师和巩汉林合作表演的小品《鞋钉》……………
  看完了春晚,吃过了年夜饭,许戈和堂姐许妍便去找曾梨,带着曾雨出门放烟花。
  他们布置好场地,就开始给烟花点火。
  只听一声巨响,烟花往天空中射去,在几十米的高空中爆开,许多五颜六色的“小雨点”从天空中飘落下来,如同仙女散花一般,在黑夜里谱写属于他的浪漫。
  这一声巨响像是打开了荆州烟火的钥匙,遥远深邃的夜空上开始陆续有烟火纷飞,美丽极了。
  头顶的夜空有烟花缤纷着炸开,在黑色天际绽放着刹那芳华,拼尽一生,只为这一刻灿烂。
  许戈和曾梨在如此的月色下紧紧相拥,烟花易冷,朝华瞬凋,而人不是!
  春节过后,许戈一家就开始走亲戚,主要还是许母那边的,许戈有五个姨妈,和三个舅舅。
  这让许戈不得不佩服上上辈人的生孩子勇气,那时候条件不好,生孩子是有大风险的。
  但是当时没有计划生育,讲究的是人多力量大,所以许戈外婆家生了一大家子,几个姨妈都远嫁了,几年难得回来一次,只可以通电话,拜个年。
  许戈外公前几年因病去世了,只剩下外婆和大舅一起住。
  倒是二舅也在本地,可以帮衬一下,小舅在京城开酒吧,每年出些赡养费,加上每年给家里添一下家具,衣服什么的。
  一家人倒是和和睦睦的,没有什么争吵,主要是几个舅妈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的矛盾。
  今年许戈小舅可是彻底牛起来了,开了车回家。
  这车在当时的十里八乡那可只是个宝贝,不用说,一回家就成了村里靓的仔。
  不过再牛也逃不过来自老太太的催婚,这不是一上餐桌,小舅汪旺林就被许戈外婆催起了婚来,让许母想想办法,给介绍一个。
  许母哪还不知道自己弟弟怎么个情况,这就是典型的还没玩够,想再玩玩。
  许母汪秀清瞥了一眼自己弟弟,看到汪旺林作揖求饶的态度,于是就顺着老人家的意思说,明年给介绍一个,这才堵住了老太太的嘴。
  要说许戈小舅多大,其实也没那么大,也就比许戈大七岁,今年也就27岁,但在老一辈看来27还没有结婚,那就是没人要,才打光棍的,在村里也有人说闲话。
  走完了亲戚,许戈在家里逗留了几天,好好的陪了一下爷爷奶奶。
  1997年2月12日,正月初六,许父许母因工作需要提前去了京城。
  1997年2月19日官方发布了最新的新闻,总设计师离世,举国哀悼。
  这位经历了多年风风雨雨的老人,倒在了香江回归的“前夕”,许戈为此也是黯然神伤,爷爷是老红军更是泣不成声。
  1997年2月23日,过完了元宵节的许戈带着一大包土特产,挥别了不舍的爷爷奶奶,坐着小舅的虎头奔,带着曾梨,前往了江城。
  小舅不急着去京城,毕竟工作性质不一样,还要在家呆好久,于是许戈和曾梨就从江城坐飞机返回了京城。
  到京城的第一天,许戈带着曾梨老老实实的回去了西城区的房子,准备和父母一起吃个饭,这里的房子,是之前许父因为工作原因分配到的房子,离铁路文工团就几分钟路程,平时也方便许母上班,于是也就在这定居了下来。
  许母是特别喜欢曾梨的,曾不止一次的提到要娶曾梨做儿媳妇,这儿媳妇身材高挑,长相也是端庄优雅,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加上曾梨又是青衣,这就完全符合了许母对儿媳妇的幻想。
  许父是个妻管严,媳妇喜欢什么就是什么,当然也对曾梨没有意见,所以对曾梨的态度也很和蔼可亲。
  这是曾梨第二次来这边吃饭,第一次是大一刚刚开学,许母听说曾梨来京城上大学,特意叫她过来吃饭的。
  都是些家常菜,是许父下的厨,味道很好,特别符合许戈的胃口,所以许戈连干两大碗米饭,打了个饱嗝。
  许母不经白了他一眼,也不知道在女孩子面前吃饭斯文一点!
  吃完饭之后,许母拉着曾梨聊天,许戈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给祖峰打个电话,庆祝他生日快乐。
  不过电话没打通,许戈多打了几个之后,也就没有再打下去,有可能别人真的有事在忙什么呢!
  然后许戈就在自己房间开始写一些近期的计划:
  1,制作第一张专辑
  2,拍mv
  3,发行唱片
  过了段时间,许母要去上班了,敲开了许戈卧室的门,让许戈带曾梨好好出去逛逛。
  许戈也是听从自己母亲大人的吩咐,驱车带曾梨去了自己的住处,反正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就和许戈一起住几天。
  晚上的时候,祖峰打过电话来,和许戈聊了一会儿,然后感谢许戈打电话给他送祝福。
  之后的几天,许戈曾梨两个人就窝在家里看书和电视,有时候也听听歌。
  曾梨算是个文艺女青年,喜欢的书都是那种文艺风,正巧许戈也算半个文艺青年,她就看许戈买的《活着》,这可是许戈买的首印版,很具有收藏价值。
  《活着》是余华1992年写的小说,之后94年的时候被张亿谋改编成了电影,那时候的张导意气风发,私自带着作品参加戛纳电影节,获得评审团大奖,消息传到国内,就带火了《活着》这本书。
  当时就有出版社要发行,首印2万本,但好消息没过几天,就传来消息,《活着》在未向电影局报备的情况下就去参加戛纳电影节,被禁播,《活着》随后也被禁了。
  2万本书打了水漂,只可以当废纸卖,余华舍不得自己的心血被这样糟蹋,就开始骑着三轮车,驮着这几麻袋的书,到处给朋友送书。最后清点了一下损失,总共出版了2万册,大概销毁了一万册,可以说是血亏了!
  到了1996年,《活着》这才慢慢的重新火了起来了。
  许戈也是机缘巧合下才买了了十几本首印版,现在看起来,收获颇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