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归家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流逝,云卷云舒间,一转眼,许戈和曾梨已经放假了。
  今天就是许戈和曾梨回老家的日子。
  “鸽子,你怎么买的飞机票啊!那么贵!”
  坐在出租车上,曾梨忍不住责怪起许戈来,不过确是满脸的笑容,她还没坐过飞机呢!
  这是头一次,觉得有点新鲜,不过一想到那高额的票价,就不免有点心疼。
  “嘿嘿,当然是舍不得你坐火车,坐火车要坐好几天呢,坐着还不舒服,也不怎么安全!
  听说还有很多小偷,我们又不是没钱,坐个飞机又快又方便,再说了,你要意识到你男朋友现在可是个小富豪!”
  许戈坐在出租车,牵着曾梨的手,轻声解释道。
  “闺女!你男朋友疼你呢!”
  前面的出租车大叔听到后面多小两口打情骂俏,忍不住给许戈助攻道。
  曾梨听到这话,有点不好意思,有点脸红的样子,握紧了许戈的手。
  “听见没,疼你呢!”
  许戈倒是没觉得不好意思,和司机大叔聊着天,不一会儿,到了机场。
  许戈给钱下车之后,和曾梨等起了飞机,曾梨一路上走走逛逛,看什么都觉得新奇,许戈也就由着她到处看,反正距离登机还有好长时间。
  许戈在那快10天的日子里,把歌的词写出来之后,又在找小舅找人帮忙把曲谱出来了,顺便注册了版权。
  小舅在和许戈用发财证赚了第一桶金之前,那是惶惶不可终日,甚至不敢回老家,毕竟他把家里的钱都带出去做生意,在外甥的忽悠下全买了发财证,又不知道前景怎么样,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慌的要死。
  但是趋于许戈老妈汪秀清的威严,便灰溜溜的回了老家,然后回家之后,他还准备不提这些荒唐事的,只是说做生意亏本了,却不料被许戈老妈卖了个金光,全告诉了许戈外婆,然后又喜提一顿竹笋炒肉。
  92年发财证大爆,小舅汪旺林就抖起来了,不仅说话硬气了起来,还到处宣扬是自己的英明神武才发的财,就听了许戈一点点的建议,搞得外婆受不了他,给赶到了京城,他来京城并没有通知许戈家,想着要靠自己做生意发财致富,但是很遗憾,他并没有这个命。
  在京城,小舅人生地不熟的,是属于初来乍到,很快就做生意被骗了,然后灰溜溜的来投靠自己大姐汪秀清,然后就又吃了一顿竹笋炒肉,这才老实下来。
  然后在许戈的指点下,用仅剩的钱,在京城开了一家酒吧,经过这几年的规规矩矩的发展,逐渐扩大到七八家,人脉也有了发展,也可以说是京城的一小地头蛇。
  听到登机的消息,许戈拉着曾梨一起登上了飞机。
  机身一阵颤抖,只听飞机轰隆隆地向前奔跑,霎时腾空而起,划过云层,便飞上了天空,隔窗望去,地面的村庄、山川、河流一点点变小,渐渐地模糊起来。
  曾梨望着窗外也是一阵兴奋,这是她第一次离天空这么近。
  “小时候,我梦想有一天可以做一朵无忧无虑的白云,悠闲自在,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
  于是我开始仰望天空,后来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没当飞机从我头顶飞过的时候,我就很羡慕飞机上的人,可以离云朵那么近。
  我就在想有那么一天,我也可以坐上飞机,离天空那么近,手一碰就说我抓住了云。
  谢谢你,鸽子!”
  曾梨看着窗外的风景,用略带颤抖的声音绘画着她童年的记忆。
  许戈握紧了曾梨的手安慰道:
  “现在也不迟,梨子!”
  两人双眼对视,微微一笑。
  终点站是江城的天河机场,天河国际机场因坐落在江城黄陂区天河街境内,故又名“江城天河国际机场”。
  一期工程于1990年12月16日破土动工,1995年4月15日作为国家一级民用机场正式开航启用。
  然后从江城回荆州,他们中途要在江城吃個午饭,然后下午雇一个车回荆州,经过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在快临近黄昏的时候才到家。
  许戈和曾梨的老家都在市区,所以也不用去乡下了,两人一个小区,都是分的房子,而且还是门对门。
  到家门口了,曾梨和许戈抱了一下道:“那就明天见了,鸽子!”
  曾梨给许戈眨了眨眼睛,就从许戈手里接过了行李箱,便快步走向自己家,她不像许戈没有钥匙,她自己有配的钥匙,没一会就把门打开了,提着行李箱走了进去,还在敲门的许戈还隐隐约约听见了曾母在问曾梨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曾梨把行李箱放好之后,也没回曾母的话,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飞快的又打开了门,跑到许戈面前,亲了许戈一口,又飞快的跑掉。
  “奖励给你的!明天见!”
  “明天见咯!”
  许戈给曾梨招了招手,感受了一下脸颊的温热笑道。
  敲了半天的门,奶奶也把门打开了,看道许戈,也是一喜,连忙拉着许戈的手往屋里走去,边走还不停的在问,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回来,问许戈吃了晚饭没有,饿不饿,路上冷不冷!
  “老头子,孙子回来了!”
  奶奶边走还边叫喊道,只见从房里走出一个披着军大衣,精神抖擞的小老头,这就是许戈爷爷许博义。
  小老头看到许戈也是很惊喜,连忙问道:“吃饭了没有?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你爸妈怎么没回来?”
  许戈把东西都放下,同时把围巾摘了下来,接过奶奶给他倒的茶,坐在沙发上回道
  “还没吃饭呢,今天回不是给您们一个惊喜嘛!我爸妈过几天放假之后再回,我是和梨子一起回来的。”
  “哎呀,别给我乖孙饿到了!奶奶给你煮饺子吃。”
  听到许戈没吃晚饭这话,老太太连忙去厨房开始生火做饭,准备做饺子给没吃饭的孙子吃。
  许戈也就和他爷爷聊起了天,都是老爷子在问,问许戈的成绩,问许戈在京城过的好不好,问许戈…………
  不一会儿,老太太端着饺子走到客厅,许戈连忙接了过来,连吃两个饺子,是他喜欢的韭菜饺子,看着狼吞虎咽的乖孙,老太太慈祥的笑了笑,又给许戈倒了一杯水,叮嘱道:
  “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了,没有人和你抢!”
  许戈吞下嘴里的饺子,感叹道:“还是家里的饭香!”
  闻言,老太太脸上笑开了花。
  吃完了饭,许戈便自己收拾碗筷去了,让老爷子和老太太早点去休息,老太太笑着去给许戈铺床去了,都是前几天刚刚晒好的被子,盖着暖和!
  铺完嘱咐许戈早点洗澡,别冻感冒了,就回房间休息了。
  许戈很听话,洗完了澡,就躺在床上睡着了,被子是温热的,老太太用热水袋暖过。
  这一觉许戈睡的格外香甜,带着路途的疲惫和家人的温暖缓缓睡去。
  第二天,许戈起来一个大早,洗漱完毕之后,他让奶奶不要做他的早餐,他准备带着曾梨去吃早堂面,一想到早堂面,许戈就直流口水,太久没有吃了,馋的慌!
  早堂面的配料丰富,汤底浓郁鲜美,高汤由鲜鸡、鱼骨、猪大骨熬制而成,配上油炸过的鳝鱼骨,最后浇上有点猪肉沫的肥油,撒上葱花,香气四溢。
  虽然都是油荤,但混合起来一点都不油腻,面里鳝鱼的酥香,鸡肉的鲜嫩以及瘦肉的醇香汇聚,满口鲜香爽滑。
  许戈敲着曾梨家的门,是个小丫头开的门,是曾雨,只见她睡眼朦胧的睁开了双眼,看到是许戈,不由嘟了嘟嘴,很不开心的样子,许戈没管这小丫头片子,问道:“伱姐姐呢?”
  曾雨也就比曾梨小三岁,现在在上高一,之所以说她是小丫头片子,就是她现在比较瘦小,完全没有她姐姐那么高。
  曾雨被许戈吵醒了,很不开心,就眼巴巴的看着许戈,站在门口也不说话。
  许戈被曾雨盯的很不自在,道:“等下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闻言曾雨张大了嘴巴打了个哈欠,然后整个人有些惊喜,顿时笑容满面,像是开动了什么机关一样,风风火火的跑进了曾梨的卧室,大声喊道:
  “姐!姐!
  姐夫来找你了!说要带你出去吃东西,你快起来!快起来!”
  曾梨看着眼前的妹妹,气不打一处,她刚刚在房间里可是都听见了,居然被一顿吃的收买了,她还想睡会懒觉呢!这下子睡不了了,只好起床。
  见曾梨起床了,曾雨连忙到客厅,给许戈倒了杯茶,稳住许戈,道:
  “姐夫,我姐已经起床了,你等一会!就一小会!”
  这可是她的饭票,可不能放跑了,天知道她已经多久没有吃肯德基了!
  都快忘了炸鸡的味道,今天一定要吃个够!我说的!
  等到曾梨起床之后,两人就带着曾雨这个电灯泡出发去吃早餐。
  路上曾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一下子要吃冰糖葫芦,一下子要喝豆浆,也不知道她怕不怕长蛀牙!
  许戈到是没有苛刻她,她想吃什么就给她买什么,不差钱!
  这可是未来的小姨子,得照顾好!
  许戈和曾梨两个人去吃了早餐面,油条,曾雨就在旁边吃许戈给她买的糖葫芦,然后喝着热豆浆,等许戈和曾梨吃完了早餐之后久陪着曾雨去吃肯德基了。
  最终曾雨也是如愿以偿的吃到了她心心念念的肯德基,而且吃的那叫一个香,满嘴抹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