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那年风华正茂
  “都怪你,汤都冷了”
  曾梨坐在许戈怀里,脸色娇红的埋怨道。
  “好好好,都怪我、怪我,来我喂你,我们一起喝。”
  许戈看着面色红润的曾梨,也不生气,打开保温杯,取出汤勺,你一口我一口的喝起汤来。
  汤果然如同曾梨说的一般,鲜的很。
  喝完汤之后。
  许戈看着眼前正在收拾餐桌和保温杯的曾梨,一时间不禁有些痴了。
  前世他所追求的“老婆孩子热炕头”似乎正在和眼前的这一幕重合。
  曾梨,中戏96届学生。
  号称中戏二百年难得一见的美女,和同班同学张紫衣、秦海路、袁全等人一起并称为“八朵金花”,还被常丽老师称为“多年不遇的大青衣”苗子。
  要说到中戏96明星班,那也是辉煌灿烂的,但前世最让人惋惜的就是曾梨了。
  堂堂的中戏校花,天生的大青衣苗子,结果却是没红起来。
  这其中除了机遇问题,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但最主要的还是曾梨性格比较佛系,什么都不喜欢争,事业心也不怎么强。
  否则以她的条件,如果有张紫衣一半的野心,跻身一线明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话说回来,中戏96班这几朵金花,除了张紫衣,剩下的好像也都不是很特别热衷于事业。
  袁全醉心于话剧表演,李敏充满个性的接戏近乎退圈,张彤、梅亭和胡静虽然一直都在拍戏,但产量也都不怎么高。
  至于最后的秦海路,这姐们的梦想其实就是嫁个好人家,但是她的感情之路也是充满坎坷曲折。
  不过好在最后也是逢遇良人。
  她考中戏就是为了拿文凭,当白领嫁人家,在正式考试之前,她一直以为中戏是教戏曲的。
  感受到背后的灼烧感,曾梨回过头看着许戈那炽热的眼神,赶紧加速把保温杯收拾好,然后瞪了许戈一眼,没声好气道:
  “有什么好看的,天天看还没有看够啊!”
  “啊——那啥,我女朋友长的这么好看,看一辈子也看不够!”
  许戈见自己偷看被发现了,连忙移开视线,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然后他见曾梨已经将餐盒餐桌收拾干净之后,许戈又给她续了一杯热茶,然后问道:
  “对了,梨子,你什么时候回老家啊?我到时候去送你!”
  “学校还没通知放假呢!不过常妈告诉我们,大概是1月23号放假。”
  曾梨收拾完之后,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手里端着热乎的茶水,慢慢的喝了一口之后回答道。
  “行,那就我来买票,今年和你一起回荆州,回老家看看我奶奶,好久没回去了,怪想她的…”
  听到她的回答,许戈微微沉吟片刻,便知道她还没有买好回家的票,开口提议道。
  话刚刚说完之后,他不给曾梨拒绝的机会,又转口说起了另外一件事,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梨子。
  今天我要搬家了,准备搬到HD区那边去住了,现在京城的天气太冷了。
  我感觉再继续住在这,这个冬天我怕是熬不过去了…………”
  听到许戈大早晨的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曾梨连忙打断他,埋怨道: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快呸呸呸,哪有人一大早上就咒自己的!”
  “呸呸呸———”
  许戈听到曾梨的话也是连忙按照她的意思,呸呸呸驱走霉运。
  曾梨看的许戈这么听话,便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许戈酝酿片刻,组织了一下言语再次开口说道:
  “这个四合院我买了之后,就没怎么管过,只是在开学的时候简单的装修了一下。
  这几天我也是心潮来穴才过来住的,过阵子这院子还得去通个暖气,然后再精装一下,等以后有时间再搬过来吧!
  还有就是,我上次不是在中戏旁边买了房吗,你帮我去看看呗!
  买了好久也没去看看,你帮我检查检查怎么样?等下我就把钥匙给你………”
  “啊,你又买房了!”
  曾梨感到好无语,她这個男朋友什么都好,不仅长的帅,而且性格也很好,就是有个缺点,喜欢到处买房!
  她已经来来回回帮他看了不下10套房子了,也不知道他买这么多房干嘛!
  “对啊,现在买房是绝对亏不了,以后房价肯定得大涨,我现在买房就相当于是投资,然后坐等他升值。
  我非常看好以后的房价,尤其是京城的,你就看着吧,时间会证明我说的一切,以后伱就安安心心的当个包租婆吧!”
  许戈一边说,还一边给曾梨比划,一脸郑重的和曾梨说道。
  看着许戈一副若有其事的样子,曾梨不由感觉有点好笑,也不反驳,便随着他的意思说了下去。
  “好好好,以后我就给你当包租婆,你养我!”
  “那就说定了啊!以后不可以反悔了,我们来拉勾。”
  曾梨和许戈拉了勾,看着许戈笑的像个孩子一样,不由也是露出了微笑。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悄悄话后,许戈发现在这里实在是太过于无聊,就直接提议道:
  “走,现在我们搬家吧!”
  许戈这个四合院里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搬的。
  在他各个地区的房子里都有保存好的居住用品,所以许戈就带着陪了他好几天的俩个开水壶和他的刚刚写完的剧本,就和曾梨出门了。
  今天是周六,大早晨的路上车并不多,还有工作人员在铲路上的积雪。
  昨天的雪确实下的很大,现在的路面上还有厚厚的一层,路旁还都堆了好几个小孩子们堆的雪人。
  路上的行人不少,许戈开着托关系买的宝马车,慢慢悠悠的在路上行驶着。
  引得许多路人侧目,这个年代开的起车就都是有钱人,何况还是宝马这样的豪车。
  曾梨在车上嚷嚷着要把《我的野蛮女友》剧本看完,她刚刚正看的入迷,就被许戈抢走了,心里痒痒的。
  许戈也只好由着她的性子,把稿子给了她,这是许戈第一次用剧本的方式写的稿子。
  曾梨也觉得挺新奇的,以前她也只看过许戈写的一些小故事,倒是头一次见许戈写剧本。
  “梨子,我们先去海淀,把那几个开水壶放着,再去中戏那边。”
  “嗯呢…”
  曾梨已经沉入到剧本的世界了,也不管许戈在说什么,随口答应道。
  许戈看曾梨这个样子,也不打扰她,只是默默的降慢了车速,好让曾梨平平稳稳的看书。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广播里循环播放的《心太软》都预示着最好的时代已经到来。
  《心太软》是小奇哥演唱的歌曲,由小虫作词、作曲,收录于任显奇1996年从滚石唱片发行的同名音乐专辑《心太软》中。
  同时这首歌也是任显奇的成名作,但是这首歌的成名之路是曲折的。
  这首歌刚发行的时候在宝岛并不出名,结果自然是十分惨淡。
  直到96年底的时候《心太软》被引进了内地,才具备了大火的潜质。
  这一点从路上开始循环播放这首歌便可以得知。
  之后这首歌确实大火,然后红遍大江南北,小奇哥也一歌成名,之后热度反哺宝岛,将宝岛的专辑也带火了。
  在原时空任显奇就是凭着这首歌的起势成为了世纪末的最后一个天王!
  至于这首歌到底有多火?
  我只说一点,这歌火到以小奇哥的外貌条件都能演杨过、演楚留香这样的大帅哥。
  凭什么?
  就凭他火!
  凭他一歌封神,成为了世纪末最红的歌星,拥有了巨大的市场号召力!
  ……………
  车窗外的阳光很明媚,照在人的身上,让人感觉暖阳阳的,即使寒风也不觉冷。
  恰如20岁的许戈和曾梨,青春正在,风华正茂。
  要说许戈和曾梨是怎么认识的?
  那还得从前几年说起,许戈93年,和父母回荆州老家过年才发现,原来两家人是邻居,曾梨家属于是新搬过来的。
  第一次见曾梨的时候,曾梨还有点婴儿肥,还没有完全长开。
  但是其美貌也是让许戈惊为天人了!
  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生的这么好看的人儿,于是他就在过年期间天天出现在曾梨面前。
  当时许戈也不知道她叫曾梨,毕竟在他前世的时候曾梨不怎么出名。
  后来他也是看到短视频才知道有个明星叫曾梨,是中戏的校花,不过发展不怎么好,让人惋惜。
  其实当许戈注意到曾梨的时候,曾梨也注意到了许戈,因为许戈长得也非常符合曾梨的审美,而且他还经常偷偷看她。
  当时曾梨就给许戈下了定论,这是一个坏家伙。
  后来许戈得知了曾梨在京城读书,然后就天天找她,经过慢慢的接触曾梨才对许戈的印象有所改观。
  与曾梨不同的是她的妹妹曾雨,曾雨倒是挺喜欢许戈的,因为许戈每次来找曾梨的时候,都会给她带好多零食。
  毕竟许戈二世为人,又经过前一世短视频的洗礼,哄一个两个小姑娘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于是就和曾梨曾雨成了朋友。
  95年,曾梨结束了自己在中国戏曲学院附中一学7年的求学之路,被分配到了省京剧团工作,这才将许戈和曾梨分开。
  但是由于京剧团的演出机会比较少,曾梨决定放弃在京剧团的工作,继续求学。
  这个决定在这个年代,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加上曾梨的文化成绩不怎么好,所以她压力很大。
  就在这时候,许戈再一次趁虚而入,给曾梨找补习老师,在京城给曾梨写信,陪她一起学习。
  次年,曾黎以专业课第三名的成绩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
  在收到通知书的时候,曾梨特别开心,心里的幸福一时间不知道和谁分享,就又找到了许戈,两个人的感情就此升温。
  然后中戏开学,经过半个学期无微不至的陪伴,许戈成功和曾梨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至于曾梨是怎么看上许戈的?
  第一点就是许戈对她的关心,陪她走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第二点就是,许戈帅啊!几乎就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
  许戈的颜值非常能打的。
  用几个前世比较有名的明星来形容,那就是冠希于晏之流不放在眼里,彦祖朝伟之辈再得往后排。
  就一个字,靓!
  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深邃又迷人,再加上他两世为人身上有一种历经万物的沧桑感,让人觉得他太有故事力了。
  这样的配置,简直就是完美的伴侣形象,太杀曾梨了。
  ………………
  不过十几分钟,车到了HD区,许戈的房子是一个新建的小区,有电梯。
  把车停稳之后,许戈喊曾梨下车,曾梨也刚刚看完剧本,两人就牵着手上楼了,房子在10楼,算是个比较高的楼层,房子是个三居室,住许戈一个人那是绰绰有余的,甚至还有点空旷。
  把水壶放好,许戈就带曾梨参观了一些他以后住的地方,房子都是精装的,意大利简约风。
  许戈倒是很喜欢叙利亚战损风,但是被他老妈骂了个半死,也就退而求次,换成了意大利简约风。
  不过他对于这个风格还是很喜欢的,住着简单明亮。
  参观完了之后,许戈又带着曾梨去买了好多东西,有两个人的衣服等等一系列的东西,直到把车塞的满满当当了才停下购物的脚步。
  接着开车去了中戏旁边买的房子,这边的房子比较小,许戈买的时候,就计划是给曾梨住的,买大了怕曾梨不会住。
  她是一个很有原则的女孩子,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用自己的钱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所以这房子她不会要的,只可能放假之后过来住住。
  “今天就住这里吧!反正被套什么都不缺。”许戈看着正在整理衣柜的曾梨有预谋的轻声说道。
  “啊——鸽子,你又想干坏事了!”曾梨停下整理衣物的手,转过身来对许戈道,有的是三分惊羞和几分捉摸不定。
  “好吧,被你看穿了,哎————”许戈装作很失望的样子,垂头丧气道。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望着许戈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曾梨不由感觉自己有点冷淡,便充满温柔道
  “我今天可以在这睡,但是我们必须分开睡,你答应我,我就今天在这睡…”
  听到这话,许戈不由眼睛一亮
  今天你在这睡,这不是羊入虎口吗,之后可就由不得你了。
  “说话算话?”
  “说话算话!”
  “一言为定!不许反悔!来我们拉钩。”许戈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生怕曾梨反悔,匆忙说道,手已经做出了拉钩的模样。
  看着许戈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曾梨愣了愣,感觉有点好笑,还给自己玩计谋,又感觉自己是不是答应他早了,看他现在哪里还有刚刚那副灰心丧气的模样,和许戈勾了勾手,没声好气的说道。
  “放心吧,不会骗你的!”
  “嘿嘿”
  许戈陷入了幸福的世界里,望着这么开心的许戈,曾梨也笑了起来,好像有时候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在最好的年华里,遇到了最好的人,做了彼此认为正确的事。
  吃过晚饭后。
  许戈急匆匆的去洗澡,飞快的洗完之后,催促着曾梨赶紧洗。
  然后一个半小时后……
  许戈等得快睡着了,才听到咔嚓一声,卫生间的门打开,许戈精神一振。
  “等急了吧,我去吹个头发,等会说。”
  曾梨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向房间走去,许戈搓了搓手赶紧道
  “我帮你啊!”
  “不用了,你在这等着,我很快的。”
  言罢,曾梨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把卧室门反锁,然后将门锁眼堵死,狡黠的笑了笑,哼着歌,慢慢的吹起来头发。
  许戈在客厅等了十几分钟,实在是等不及了,走到曾梨卧室前,用力的掰了掰门把手,纹丝不动,啊这———
  再一看锁眼,被堵的严严实实,许戈脸一黑,正准备敲门,这时候曾梨在卧室喊道。
  “鸽子,我下午把隔壁房间的床也铺了,你今天就在那边睡吧,好了不说了,晚安!”
  ………
  1993年的许戈第一次遇到了1993年的曾梨,17岁的曾梨告诉许戈:
  “男孩的单车,灌风又单薄衣裳,是女孩的青春。”
  1996年的曾梨第一次遇到了1996年的许戈,20岁的许戈告诉曾梨:
  “女孩的白色衣裳男孩爱看她穿。”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