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的野蛮女友
  1997年1月3日,星期五。
  风匀称的刮着,冬天又来了。
  是夜,寒风凛冽,微小的雪花在风中凌乱不堪,飘落着、飞舞着在天空盘旋。
  只是风一吹,刚刚落到地面上的雪花就又在各家各户混合灯光的照射下飞舞起来,继续谱写它短暂的一生。
  但更多的是,雪花落地即溶,风掀不起,只可以融入在那一抹白中。
  皎洁的月光照在被雪花铺成白色的大地上,像是一面镜子一样,在黑夜里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许戈醒了之后就睡不着了,微微的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卡着痰的嗓子。
  感觉嗓子舒服了很多之后,许戈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床头,接着他又倒下了,继续躺在被窝里。
  “还是被窝里暖和啊,这该死的鬼天气。”
  许戈双眼透过窗户,望向窗外,天上还在飘着雪花,零零碎碎,屋顶的积雪越来越厚。
  一月初的京城,还没有通暖气的四合院里,那滋味谁试谁知道。
  许弋双手搓了搓冻僵了的脸,拿起杯子,喝了口渐渐快要冷却的白开水,润了润喉咙,然后赶紧把杯子放下,整个人又缩回了被窝,低声道:
  “明天就搬家,这四合院爱谁住谁住,我真是遭老罪了,居然还花钱找罪受!”
  然后他开始放空自己的思想,开始回想起自己今后的路。
  许戈,1976年8月18日生,京城户口,祖籍荆州。
  父亲是BJ交通局后勤部的小主任,母亲是文工团的干部,在京城也算得上是个小康家庭。
  许戈刚重生过来的时候,不,应该说是觉醒宿慧的时候,正好是91年,刚好就赶上了沪上发财证。
  但是许戈年龄太小,出不了远门,也不可以出远门,眼见金山却摸不到。
  这情况,可是把许戈气的够呛,一度认为贼老天在玩弄他。
  难道自己就要眼睁睁看着发财的机会流走了吗?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许戈在家焦急等待的时候,正巧赶上了他小舅汪旺林上京做生意。
  这机会不就来了嘛!
  许戈大喜过望。
  于是就在在许戈的一通忽悠下,小舅带着他的本金和许戈前些年存的小金库里的所有钱,全部投入了发财证里面。
  买完了证,在回京城的路上,小舅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外甥忽悠了,当场他就准备返回魔都退货。
  等到他再次回魔都之后,却被告知买了就退不了了,他脑海里一阵晴天霹雳。
  只可以买,不可以退!
  汪旺林顿时就急了,整个人都慌的不行,找工作人员理论,却被赶了出来。
  汪旺林就带着他的发财证坐在银行门口发呆,会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自己怎么就着了外甥的道呢?买了一堆破证。
  现在好了,全砸手里了!
  最后他还是面对了现实,哭丧着脸带着一堆他认为毫无意义的“破证”从沪上返回京城。
  只是他好像是被霉神附体了一样,刚到家门口就遇上了刚刚从文工团回来的大姐汪秀清。
  许戈母亲汪秀清一眼就发现了,自己弟弟的脸色不对,一阵逼问,然后小舅和许戈就被一顿混合双打….……
  事后发财证被放在了家里的小角落。
  自此以后许戈在家里就天天被老妈挑刺,“享受”到了快一年水生火热的生活。
  直到92年,发财证大火,许戈和小舅才得以平冤昭雪。
  汪秀清顿感惊为天人,咸鱼居然还能有翻身的一天!
  于是许戈便有了第一桶金。
  有钱了干什么?
  许戈要是没重生,没有以后的记忆,那肯定是存银行吃利息,这样保险还不要操心。
  但是现在许戈不一样了啊!
  他有超越了现在快三十年的眼界,存银行吃利息就成为了他心目里最低级的投资方式。
  然后他再一想到以后京城那高不可攀的房价,就一阵牙疼。
  前世的他兜兜转转快三十年也没在京城买下属于自己的房子。
  但是,这一世那可不一样了!
  许戈可不管其他人的想法看法,他前一世就是一芸芸众生里的俗人,这辈子有了改变的机会,他当然是拼了命都要抓住!
  衣食住行,生存四要素!
  衣食他没有多大的追求,衣服穿的舒服整洁就好了,吃饭他也不挑,也就偶尔满足一下口腹之欲就行了。
  反正就是,吃饱喝足穿暖就行!
  但是这“住”和“行”那可就不一样了。
  第一个是买房,以后房价是要飙升的,所以现在低价买房是首位。
  先在京城、魔都、广市、深市这几个老一线城市囤十几套房子,以后就算是许戈没混出来,也可以舒舒服服的当一個包租公,躺平人生就此开始!
  第二个就是买车,许戈虽然也很喜欢车,但说实话他也不觉得90年代有什么好看的车型。
  像超跑什么的,也得到21世纪才会出现自己心仪的类型,所以现在买车也不在许戈的考虑范围内。
  前一世的许戈也是在娱乐圈混的,虽然没怎么出头,但也算混的可以。
  在前世他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技能,那就是语言天赋出众。
  因此他的台词功底是比较扎实的,还会一些其他语言,被好多群头都熟知,人称:
  “横店救场王”
  “北漂御用群演”
  在圈子里混了多年,他对于方方面面都知道一点。
  角色什么的也不缺,平时演戏的机会也很多,甚至偶尔还有一些在电视上露面的机会,在底层的群演中也算的上一号人物。
  现在他重生到了这个娱乐至上、遍地黄金的狂野年代,那他以前遥不可及的“亿万富翁梦”和“天王巨星梦”没准就可以实现了。
  虽然现在这个梦依旧还是挺遥远的,但许戈认为只要自己计划得当,还是有很大几率可以实现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的许戈,也是一阵兴奋,双手握紧,想要举臂高呼,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这样的冲动。
  主要是被窝刚刚捂热,怕灌风,冷!
  许戈一想到自己这一世可以实现前一世的梦想就一阵兴奋,一颗心滚汤滚烫的,然后就睡不着了。
  他现在满脑子就是:
  挣钱,囤房!!!
  ………………
  在兴奋了几分钟后,许戈就把自己又重新拉回了冰冷的现实。
  虽然前途是充满光明的,但路还是要一步一步走的,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地!
  在92年有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之后,许戈也是尝试到了自己做生意的难度。
  他经过四年在老爸老妈监督下的发展,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
  每个年代的钱都是不好赚的!
  如果没有老爸老妈的帮助,估计他现在连底裤都要赔没了,主要还是向他这样的太年轻了,做生意给不了别人安全感。
  许戈做生意发财的梦想,彻底腰折!
  这几年的发展下,许戈已经深刻的明白了“一爽”到底有多难赚。
  同时也明白了当明星到底有多赚钱!
  时至今日,许戈把自己的大部分钱都投入了房室里面。
  到现在,他已经成功在京城拿下了四套四合院和几套三居室。
  但他还觉得这不够,于是他重新制定了目标:
  要进娱乐圈。
  一定要进娱乐圈!!!
  这不单单是因为许戈自己想挣钱,也是未来的大势所趋。
  随着中国日后的不断发展,国民经济水平不断的提高,文化娱乐行业是未来三十年中国最有前景的行业之一,值得许戈下功夫深入发展,更何况这也算得上专业对口了。
  至于互联网、房地产、金融、医药等等行业,虽然在未来也是前途一片光明,但是这些行业的门槛都太高了。
  现在也不是入场的好时机。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许戈没有雄厚的本金,这些行业许戈玩不转。
  定了要进入文娱行业的总目标,许戈便给自己定下了的新目标:
  第一步,成为一名正式的演员或者歌手。
  第二步,走红成名。
  第三步,赚钱,买房
  第四步,赚钱,再买一套房
  ………………
  想着想着,许戈就睡着了,只见他脸上布满了微笑,似乎是在梦中畅想了美好的未来。
  第二天许戈醒的时候,是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
  许戈起身套了个棉大衣,打着哈欠,顶着一头被冻的僵硬的头发,往大门口走去,边走边叫唤道:
  “来了,来了,别敲了,大清早的还不让人睡个好觉。”
  嘎吱一声门开了,只见门口站了一个一米七出头的人,戴着浅咖色的毡帽,裹着白色干净的羽绒服,还戴着暖色系的手套,手里抱着一个大的保温杯,小脸冻的通红。
  许戈看到她微微一愣,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惊喜道:
  “梨子——你怎么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快!快!快进来,冻坏了吧!”
  说着他伸手接过了曾梨怀里抱的保温杯,拉着曾梨就往屋里走去。
  曾梨看着许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不由有点气愤道:
  “我今天早上起那么早,给你煲汤,你居然还怪我来的太早,吵到你睡觉了!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诶诶诶———,梨子,我不是怪你来的早,只是你今天要来,昨天怎么不和我说呢?看把你冻的,脸都冻红了!”
  许戈回头看着小脸冻的通红的曾梨有点心疼的说道。
  “这个……这个……我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
  你昨天不是告诉我,你有点感冒,我昨天晚上特意给你熬了汤,熬了一晚上,鲜的很,等下你就趁热喝掉。”
  曾梨看着关心自己的许戈,也是不好再怪他,解释着说道。
  “是吗?
  那我等下可要好好尝尝,梨子伱给我煲的汤。”
  许戈笑道。
  到了卧室,许戈把保温杯放在桌子上,然后给曾梨倒了一杯开水,让她喝了暖暖身子,又把她的手套放在了书桌上,招呼一声便去洗漱了。
  在冬天只要不洗头,大多数男人的洗漱速度都是很快的,因为他们也拍冷。
  洗脸+刷牙,最多5分钟就可以搞定。
  等许戈再次回到卧室的时候,只见曾梨坐在许戈的书桌旁,手里拿着许戈放在书桌上的稿子正在仔细阅读。
  许戈内心一慌,三步走到曾梨面前,把稿子抢了回来,有点惊慌的说道:
  “梨子,这个是我瞎写的,你可不要当真啊!
  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女孩,你知道的,艺术是比生活多了一些加工的…………”
  “鸽子,没想到你还有写剧本的天赋啊!不过你来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
  我的野蛮女友,我难道不温柔吗?”
  曾梨发怒似的看着许戈,但她的眼神里还带着一丝狡黠,她想逗逗许戈。
  “不是,不是,梨子,你听我解释啊…”
  许戈摆了摆手,把手中的稿子都搓皱了,有点急促的想要解释。
  看着这般急促,又想尽力解释的许戈,曾梨笑出了声。
  听到笑声,再看着笑意盈盈的曾梨,许戈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耍了,于是一个箭步上前,把曾梨抱了起来。
  “诶,鸽子,你慢点…”
  曾梨被许戈抱了起来,人处于半空中,有些惊慌的说道。
  许戈听到她的惊呼,也是慢慢把她放了下来。
  曾梨还没缓过神来,在许戈怀里充满了娇羞,许戈看着曾梨的眼睛,四目相对。
  曾梨羞涩低下了头。
  最是那一抹低头的温柔,红霞充满了曾梨的脸庞,恰似五月早晨的火烧云,温暖又柔美。
  许戈帮曾梨理了理纷飞的秀发,低头吻了吻她的发梢,又捏着她温润的手,轻声细语的说道:
  “我前些天给你买的新羽绒服,你怎么不穿?
  那个穿着好看又暖和,你怎么还穿这个旧衣服,真是一点也不听话。”
  然后他还没等曾梨开口解释又道:
  “其实在很久之前我就在想把我们的故事写进书里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间,就只可以用课外时间写。
  书里的字里行间我没有用太多矫情的词汇,只是简单的陈述我喜欢你,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之前我还觉得那样太过于老套,我还想过把你写进诗里的。
  最后发现我们的故事太长了,诗和纸太短。
  后来啊,我又萌生了要拍电影的想法。
  就改编了我写的书,我要把你写到我的剧本里面。
  就用我孩童时间的忠诚和旧梦里的热情来告诉你:我爱你!
  现在剧本也写完了,你也看见了,我们之间的惊喜,没有了。”
  曾梨抬头看了看许戈,他的眼中似乎总有让人悸动的感觉,准备安慰安慰他,便温柔的说道:
  “好了,没事的,剧本虽然我看了,但是书还没有看呢?
  我们之后的惊喜还在!
  况且我也不需要什么惊喜,我只要你可以陪着我,在我身边。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你和我一起遛狗,一起散步,一起为了争电视机的使用权斗智斗勇。
  还梦到了我们一起起床,一起刷牙,一起拉着手出门。
  还会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为了几毛钱在菜市场和别人争论。
  我知道的,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
  曾梨充满了浓浓的爱意看着许戈。
  许戈得到曾梨的回应还想说什么,却被曾梨用她葱白的手指打断了。
  她把手指放在了许戈嘴前,做出了嘘声状的样子开口道:
  “别说话,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