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一次献图的倒霉蛋是谁来着
  始皇帝!
  赵泗没想到始皇帝居然亲至此地。
  “王上令,诏赵泗晋见!”
  浑厚的声音再次响起,赵泗没有过多犹豫,回到船舱收拾完准备进献的东西后泰然下船。
  下船以后,方才宣令的中年男子领着赵泗朝着正中央最大的驾撵走去。
  始皇帝和上卿蒙毅一同自驾撵之中走出,陪同者还有左丞相李斯。
  赵泗不敢逾矩,躬身行礼,恭迎始皇帝。
  只从眼角的余光却可以看到,始皇帝身形高大,远超旁人。
  “徐福何以不归?”始皇帝没有让赵泗抬头,直接开门见山。
  声音略轻,听起来似有一些中气不足。
  “寻仙不得,畏陛下怪罪,不敢归秦。途经扶桑,见山川广泽,胁船员滞留于此。”赵泗如实回答。
  事实上,在赵泗靠港之前已经派船向琅琊当地官府汇报了具体情况,不用再过多解释。
  “尔又为何不滞留扶桑?”始皇帝再次开口,声音平和,听不出半点情绪。
  “身负王命,死不敢忘!虽受徐福胁迫蛊惑者众多众多,却不缺舍生忠君之士,臣于五年之前,集九百义士,夺船三十,乃逃离扶桑,继续为陛下寻找蓬莱仙山。”
  始皇帝点了点头笑了一下。
  “忠君之士?”
  不像是夸奖,但是也不像是讽刺,说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意味,仿佛就是单纯的重复了一下赵泗的话。
  “仙药找到了?”始皇帝看向赵泗挎在身上的包袱。
  归秦汇报不可能一一细说,只是说了徐福违抗王命,赵泗夺船出走继续为始皇帝寻找仙药的事情,始皇帝并不知道赵泗是打着寻仙的幌子环游世界,故而心中略有期待。
  如今是秦王政三十六年,始皇帝的身体已经略显虚弱,年龄算不上老迈,却已经感受到江河日下的迟暮。
  “未曾……”赵泗摇了摇头。
  “那可曾遇见仙人?”
  “未曾。”赵泗又摇了摇头。
  “那可曾找到蓬莱仙山?”
  “亦未曾!”赵泗依旧摇头。
  在数十年追求长生的日子里,这并不是始皇帝第一次失望,但脸上还是划过一丝遗憾。
  表情的变化转瞬即逝,仿佛从未存在。
  “无功而返,此乃死罪!”
  始皇帝开口,声音依旧古井无波,听不出来失望,也听不出来愤怒。
  事实上徐福并没有骗人,始皇帝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组建这个时代第一支能够跨海航行的船队,又集三千童男童女,各行各业工匠乃至于农夫,备三年之衣物粮草所需,甚至在出海之前还派兵于海边射杀蛟鱼,徐福如果空手而归,等待他的注定是死亡。
  也或许这次出海本就是一场骗局。
  或许定居扶桑在此地落地生根本就在徐福的计划之中。
  徐福不止一次出海为始皇帝寻找蓬莱仙山,只是每次都一无所获。
  偏偏只有这一次,徐福的要求分外离谱。
  三千童男童女,各类工匠各行各业的人才,粮草衣物乃至于农具应有尽有……
  这样的配置在这个时代压根不像是寻仙船队,而是开扩移民的船队。
  赵泗脑子里闪过一个又一个猜测,最终开口回答。
  “民为陛下献物而归!”赵泗打开跨在身上的包裹。
  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被赵泗从包裹里面摊开放在地上。
  始皇帝低头看去,只见其中杂七杂八。
  有沾满泥土的块状物,还有黄澄澄的大棒子,有如人小指红彤彤的物事,还有一块卷起来的破布。
  始皇帝可以肯定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自己在大秦从未见过。
  想来应该是海外寻找到的稀罕东西,还有那块卷起来的破布,又是什么东西让这少年如此重视?始皇帝提起了几分好奇。
  出海寻仙,本就是九死一生。
  徐福多次寻仙未果,始皇帝若不是为了那一丝虚无缥缈的希望,恐怕徐福早就身首异处。
  这次出海,徐福滞留海外其实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如果他空手而归,始皇帝必杀之。
  这一次,于以往不同,投入如此人力物力,空手而归本就是严重的过错。
  但这只针对于徐福。
  始皇帝并没有迁怒的心思。
  徐福是徐福,船员是船员,这样的罪责落不到他们身上。
  更何况,始皇帝并非滥杀之人。
  只是徐福不敢归秦,面前的少年口中声称夺船出海以后又寻仙五年。
  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面前少年笃定,能够保住船上人员的性命。
  虽然,摊在地上的东西平平无奇,甚至看起来还有点脏。
  但,人参首乌刚从土里出来的时候样子又能好到哪里?
  说不得便是延年益寿的宝贝,始皇帝忍不住心中又多了三分期待。
  始皇帝先是指向赵泗绘制的世界地图开口问道:“这是何物?”
  赵泗当即捧起世界地图起身开口:“此乃臣五年以来,环游世界,而绘制的世界地图,此方天地,尽在其中,献于陛下,还请陛下一观!”
  赵泗心中没来由的提起几分期待,相比较于送上红薯土豆玉米这种结果既定的东西,献上世界地图更容易让赵泗打起兴趣。
  红薯土豆玉米这三种农作物,只要掌权者不是傻子都知道推广地方,当主粮肯定不可能,但是兜底饱腹却没有问题,这种提升生活下限的农作物没道理不进行普及。
  而世界地图不同……包含了太多可能,上一辈子想了许多次的问题,现在却可以直接看到答案。
  地图?
  听到献图,始皇帝的眼睛条件反射的眯了起来。
  上次给自己献图的是谁来着?
  荆轲?还有個叫秦舞阳的倒霉蛋!
  那一次的危机,历历在目,若非药师夏无且掷药相救,恐怕就要身负重伤!
  也正因为如此,献图,总是会让始皇帝联想到一些不那么美妙的事情。
  始皇帝陷入了沉默,随侍始皇帝左右的蒙毅眼疾手快,上前接过世界地图躬身献于始皇帝。
  “陛下请看!”
  蒙毅第一时间双手摊开地图,不是先看地图内容,而是检查里面有没有匕首之类的凶器,突出的就是一个专业。
  赵泗也想起来了什么。
  “条件反射了属于是……”赵泗暗暗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