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琅琊港口,出海归来
  秦王政三十六年,琅琊,码头。
  数艘大船横亘于港口之前,船体破败,看起来饱经风霜。
  琅琊靠海,这个港口算是大秦最大的出海港口,八年前徐福出海,就是自此处而行。
  彼时集大秦之人力物力,修建大量可供出海的大船,领三千童男童女,各类工匠,士卒千余,大小船只上百艘,预备三年的粮食、衣履、药品和耕具,在徐福的带领下入海求仙。
  出海之前,始皇更是令大秦锐士于此射杀蛟鱼,以为出海之便利。
  彼时可谓是盛况空前,万人空巷!
  尔后徐福出海再无音讯,八年时间转瞬即过!
  此处码头也再未有过曾经的壮观景象。
  秦朝海贸并不发达,约等于零,,伴随着徐福的出海,大秦唯一一只足以跨海航行的船队消失的无影无踪,琅琊的港口又不适宜内陆水运,曾经轰动一时的琅琊港口最终也恢复了宁静。
  像是今日十数艘海船靠港,已是近些年来少见的大场面。
  “是当年的船队么?”有人探头观望,依稀可见船上悬挂旗帜,迎风飘扬,黑底红字镶黄边,一个秦字正中央。
  只不过除了正中央的旗帜看起来较为鲜明以外,其余船只上的旗帜已经破烂不堪,勉强随风飘动。
  可以看出来,这些船只隶属于大秦!
  “徐福出海回来了?”
  八年前徐福就是在此出海,本地居民很容易联想起来。
  “徐福找到蓬莱仙岛,见到仙人求得仙药了?”
  围观之人,议论纷纷,心存疑虑……
  而在大船之上,赵泗踩在甲板之上,看着日思夜想无数次的土地,陷入了沉思。
  “回来了……”
  “虽然这里也不是我的家……”
  赵泗轻叹一口气,看向码头打量围观的人群,摇头感慨。
  他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而是一个穿越者。
  前世沉迷各种极限运动,航海探索,荒野求生,好不容易接了个红牛赞助,打算玩一手孤身环游世界的壮举,不料遇上雷暴,再睁开眼就来到了秦朝,来到了徐福出海为始皇帝求仙船队之上,成为了三千童男童女的其中之一。
  赵泗根本没来得及体验大秦的风土人情,面对的就是汪洋大海。
  徐福在海上找了一年多,所谓的蓬莱仙山依旧渺无踪迹。
  长久的漂泊让船上人员或多或少都出现了一些精神问题,疾病,混乱,以及完不成任务的不安,开始蔓延。
  赵泗也凭借自己成年人的头脑和手段,赢得了多数同龄人的信任,成为大多数童子的主心骨。
  后来,或许是船上乱象日益增加,徐福已经逐渐无法号令船队,亦或者是因为徐福心知可能根本就找不到所谓的蓬莱仙山。
  在途经一处平原广泽之地时,徐福心生了自立为王了度余生的想法。
  于是,在徐福的蛊惑之下,再加上船员日渐绝望,渴望陆地,船队于扶桑登陆立足。
  赵泗知道,徐福找不到长生不老药,更找不到所谓的仙山福地,他比谁都清楚。
  只是彼时他年龄尚小,无力阻止。
  并非没有人质疑徐福的决定,也并非没有依旧忠于大秦的义士,只是渴望活下去才是大多数人的本性。
  可是赵泗并不想留在扶桑……
  留在扶桑,从此和中原隔绝,或许凭借他在童子们中的威望,日后也能够做一個扶桑的大贵族?
  然后呢?
  和当地土著通婚?结合?最后繁衍生息?
  最后……亲自成为那个罪恶的种族的一部分?
  然后被人亲切的称为小日子?
  赵泗做不到……尽管这已经不是他的世界,但他依旧不想屈居于小小的扶桑,哪怕穿越了时空,双脚没有踏足诸夏的土地,他的内心就永无安宁。
  后来,赵泗日益长大,凭借自身威望头脑,小有名气,倍受徐福信任。
  徐福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的基本盘实际上是这三千童男童女。
  赵泗,也成为了徐福的重点培养对象。
  三年之后,赵泗威望渐长,暗中联络心怀故土之士,纠集人手九百,夺船而走。
  开启了环游世界之旅……
  得益于上辈子的经历,以及穿越而来的金手指和一些小小的运气。
  赵泗成功的在秦朝完成了环游世界的壮举,找到了红薯,土豆,玉米,并亲手绘制了世界地图和航海图以及安全航道。
  这一去……就是整整五年!
  带出去的三十多艘船只剩下了十数艘,带走的九百多船员也只剩下了四百多。
  如今,终于航行到了大秦的疆域。
  “兄……陛下当真不会加罪我等?”身旁,一个矮瘦矮瘦肤色黝黑的汉子袒露着上半身开口问道。
  少年叫荆,当初出海时的三千童男童女之一,打从赵泗穿越,就跟在赵泗屁股后面。
  按荆所说,他家在南阳,父母双全,有两个兄长,耕地两百多亩,算是标准的小康家庭。
  荆最早被赵泗蛊惑,从未放弃过对家的怀念,只是八年时间转瞬即逝,当初那个想到家还会痛哭流涕的小家伙已经成为赵泗值得信赖的左膀右臂。
  “放心!”赵泗拍了拍荆的肩膀。
  “陛下并非滥杀之人……”
  秦始皇的口碑确实不是很好,不管是史书也好,还是当下民间风评也罢。
  但实事求是的说,根据赵泗前世所学,始皇帝一统天下以后并未滥杀功臣,甚至对于六国余孽都并未清剿,杀心算不得太重。
  尉缭子黑始皇帝黑的光明正大,最后还是安享晚年。
  顿弱见始皇帝不行参拜之礼,还开口抨击始皇帝囚母,如此大不忌之事,始皇帝依旧对顿弱委以重任。
  更何况,赵泗夺船以后并未直接归秦,而是借着继续执行王命的借口环游世界,绘制地图海图,找到了红薯土豆玉米三样以及各类香料蔬菜种子,这才归秦。
  综上所述……
  哄骗始皇帝的是徐福,于我等这般忠肝义胆之士何干?
  更不用说他们还带回来了红薯,土豆,玉米,以及各类香料种子。
  被黑的体无完肤的始皇帝为未曾有人记录他滥杀朝臣,有如此行径,归秦已算万无一失。
  荆听到赵泗肯定的话语,点了点头,看着不远处的陆地,脸上露出向往的笑容。
  不只是荆,船上的所有人都很信任赵泗……
  赵泗总是这样,刚刚出海的时候,他身上就带着一股让人忍不住亲近信任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