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2章 我们不一样
  贞水茵是第一个出现在蔡根身旁的。
  没了领域的限制,她抽风的遁地又好使了。
  把蔡根反过来以后,就看到了他胸前,触目惊心的伤口。
  从脖子,到肚子,全都在往外喷血。
  看样,刑天是准备把蔡根给平均分的。
  只是,没有处理完全。
  “蔡哥,你没事吧。
  咱们这就去医院。
  小孙,别傻愣着了。
  一根破棒子,能咋地。
  赶紧叫救护车啊。”
  小孙被贞水茵提醒,这才反应过来。
  眼前有比棒子更重要的事情。
  “三舅,你咋样了,咋留这么多血呢。”
  说着,连滚带爬的来到蔡根身边,掏出手机,就想叫救护车。
  可是,刚按了一个号码,就被蔡根压下了。
  此时,蔡根的脸色有点苍白,仿佛失血过多。
  嘴唇微微颤抖,说话牙都在打架。
  “别叫救护车了,来一趟挺贵的。
  我没事,应该没事。
  谁也没出来,说明我肯定没事。”
  说的有点颠三倒四,不过大家都听明白了。
  如果蔡根有生命危险,就会有人情系统来保命。
  没有触发保命系统,说明蔡根没有生命危险。
  其实,蔡根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事。
  刚才都被吓蒙圈了。
  现在,脑子里还有那个破菜刀的阴影呢。
  段晓红永远都是那么冒失,没有边界感。
  上来就扒开了蔡根的衣服。
  看着全是血,也不知道伤的多重。
  一口散白喷上去,用仅存的衣服袖子擦了擦。
  血迹之下,伤口已经愈合了,露出了蔡根白胖白胖的皮肤。
  只是,在他的脖子到肚子,有一道红线,触目惊心的。
  证明,刚才不是幻觉,确实有个精神病药把蔡根分成两半,就像是早市的白条猪。
  “行啊,菜帮子,你这算是纹身,还是胎记啊。
  没留下伤疤,留下条线,还挺另类呢。”
  蔡根低头看身上这条线。
  咋就那么直呢?
  那个刑天,出手得多快,多稳啊。
  自己也用手摸了摸,不疼不痒。
  看样刚才,确实被刨开了。
  只是不深,出了点血,就愈合了。
  该说不说,蓬特那只老山羊,也算是全力以赴了。
  羊角都被砍掉一截。
  坐起身,接过啸天猫送上的烟。
  抽了一大口,缓了缓神。
  “这个犟种刑天,比蓬特都牛掰?
  创世神都整不过他?
  不合理啊,太猛了。”
  看到蔡根死里逃生,大家伙算是放心了。
  “蔡老板,逢凶化吉,以后必然大战鹏图。
  其实,实力这玩意,是不能够孤立的去比较的。
  涉及的因素很多。
  比如我,我是二十八星宿。
  身份,地位,实力,背景,血脉。
  无论哪一条,拎出来都比段土豆要高级很多。
  可是,她不也每天都揍我嘛。”
  石火珠话音未落,就挨了段晓红一杵子。
  “死肥猪,你特么哪比我高啊?
  是血压高,还是血糖高啊?”
  皱着眉,石火珠捂着肋巴扇。
  “蔡老板,我这算是亲自给你演示了。
  标签这玩意,没啥用。”
  有道理,蔡根一下就明白了。
  虽然蓬特的身份地位,看似要高一些。
  但是被连番的削弱,又喂了蔡根好几天羊奶。
  此时的实力,已经不能以创世神的标准去看待了。
  尤其在人世间,蓬特算是外来户。
  人家刑天,可是坐地炮,自古以来就在这片天下当战神。
  无论怎样,蓬特算是把蔡根的命给保住了。
  还有啥不知足的呢。
  “刑天呢?干啥去了?”
  “主人,我记得他好像说,去找应龙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