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1章 金箍棒断了
  潘国富抽冷子一刀,消除了所有牵挂与束缚。
  亲儿子的热血与仇人的鲜血,犹如喷泉。
  浇了潘国富一身,瞬间就被铠甲吸收了。
  升腾出一股血红色的光晕,犹如附魔了一般。
  产生了极高的温度,让整个空间都炙热起来。
  看着地上被分开的明明和孔四桥。
  潘国富握着刀的手,微微颤抖。
  好像不感置信,自己竟然亲手砍了儿子。
  猛地掉转刀头,刺向了自己的胸口。
  这次的速度,明显比刚才砍儿子慢了许多。
  剧烈颤抖的刀锋,看得出来潘国富心里到底承受了多少挣扎。
  从潘国富突然动手,到他想自裁。
  这样突然的转变,就在一瞬间。
  蔡根他们在一旁,连呼吸都忘了。
  不知道该谴责潘国富,还是看着他自裁结束这荒唐的闹剧。
  偏偏,那把破菜刀,在接触到潘国富胸口,双眼之间的时候,停下了。
  “对,就是这个味,再愤怒一点。”
  “老子跟你拼了,我要你死,我要你陪葬。”
  “继续,加把劲,杀意不够浓。
  你要知道,你已经失去了一切。
  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可怜虫。
  你没有任何牵挂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要毁灭给你带来不幸的一切。
  除非你天生就是个软蛋,窝囊废!”
  “啊,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我要你死!”
  两个声音,在一副躯体里,争论不休。
  终于,潘国富的愤怒,到达了极限。
  破菜刀,捅进了自己的胸膛。
  一股血泉,宛如有生命似的,喷射而出。
  没有落在地上一滴,全都浇在了铠甲之上。
  铠甲上原本的光晕,瞬间扩大了数倍大放异彩。
  五色圣光,引得天地变色,风云变幻。
  站在院子中央的潘国富,好似一头远古的凶兽,踏破时间的壁垒,再次重生。
  那耀眼的特效,宛如一颗血色的太阳。
  让院子里的人不敢直视。
  那不断增强的威压,也让蔡根他们压力倍增。
  仿佛面对神只。
  潘国富渐渐收敛了一身特效,好像电池充电完成了。
  “噢,原来斩断所有念想。
  你才会消停,完全屈服啊。
  发明这套召唤阵的人,也算是婆婆妈妈的人。
  一点也不爽利,不必要的流程太多了。
  现在好了,恩人,亲人,爱人,仇人,都干净了。
  潘国富,你就安心闭眼吧,不要再闹腾了。
  爷们带你体验一下,什么是惊天地,泣鬼神。
  咱们去找应龙那个畜生报仇。
  然后挖地三尺,找到轩辕那个孙子。
  再然后,我把人世间的所有人都砍死,给你陪葬。
  咋样,你不亏吧,爷们够意思吧。”
  自言自语的说了一通,拔下了胸口的破菜刀。
  潘国富撤掉了领域,直奔大门口。
  走过了小孙,走过了喳喳,走过了贞水茵。
  仿佛他们都是透明的,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甚至没资格让他驻足。
  可是,走过蔡根以后。
  潘国富一顿,停下了脚步。
  转身回到蔡根身前。
  “咦?
  你挺有想法啊?”
  这算是什么判断呢?
  蔡根没有听懂。
  一般吸引人的,可以是颜值,可以是味道,可以是气质。
  为什么,蔡根的想法,会吸引人呢?
  “啊,那个,想不好,瞎想。”
  本来想含糊过去,蔡根无限压低自己的存在感。
  眼前这个玩意,压迫感实在太强了。
  “不对,你不是瞎想。
  你的想法,让我想起了一个很讨厌的人。
  想当初,就是他一手策划了我的失败。
  甚至我的死亡,也有他的影子。
  其实,我最大的仇人应该是他。
  其他人不是过是棋子。”
  说到这,蔡根哪里会不明白。
  以战意安身立命的刑天,对意志方面相当敏感。
  所以,他区分人的方式,也就是想法一类的。